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现欧】来日方长(二)

备忘录荼毒记忆力 我终于记起了这个账号的密码

前篇戳这:http://forbidden-color.lofter.com/post/1e4f9d57_115891cb

微博已发 来日方长系列的第二弹之浪漫派

和前篇完全没有关系的独立小故事

希望大噶喜欢继续嗑甜甜的现欧

粗体部分来自《哈姆雷特》和《逃避虽然可耻但却有用》

 

浪漫派

(1)

现在的状况有点儿奇怪。

欧阳站在人群外围,看见无数学生匆匆忙忙的从他身边走过,“让一让”,他听见有人喊道,抱着比他半身高的泡沫制道具从他后面推搡着,欧阳赶快闪开了,他甚至疑心那人能不能看见前面的路。

他是被现充拉来的,美其名曰参加“集体活动”,“拜托了,欧神,”现充这么说道,“剧社里人手不够,礼堂里还有空调,包你能看到可爱的小姐姐。”他答应下来,觉得舍友一场,现充平常帮衬他不少,更重要的是今天是现充舞台剧的首演。

可是现在的发展完全不是帮忙,他只是被现充领着,“这是欧阳。”他的舍友这么介绍他,“我的舍友,他今天也来看首演。”现充的手松松地环着他的手臂,别人的目光打量过来,多半还是投给现充的,顺带着对他这个“男神的好友”报以礼貌的目光。

然后,他就被安置在舞台旁边,“你先在这儿坐着,我一会儿过来。”现充和他说道,这跟欧阳想象的不一样,他本以为他是来做苦力还是什么的,而目前这情况他倒像是“来探男友班的女友”。

呸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设定啊。

 

剧社的人都为今晚的首演而打起了十成十的精力,几乎没有闲着的人,换句话说,也没人费心能关照他就是了,毕竟欧阳知道,脱离了游戏之外,他不过就是个茫茫大海中的小水滴,普通人中的普通人罢了。

所有的部分都被现充安排的井井有条,他根本没什么插的上手的地方。最后他选了前排有点儿偏僻的位置,离舞台不近,但也看得清晰,处于能够观察台上的人物活动,但却不会被发现的地方,在这个方位他能清清楚楚看到指挥着会场布置的现充。

 

“现充”和“宅男”本身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属性,反义词中的反义词,欧阳本来不在意这些,他虽然是个死宅,但怎么也是拥有宅男固有尊严的那种,普通的“现充”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他瞧不上那些不懂得二次元奥义的人,而且他本身欧气buff加满,是个平台主机全方位制霸的王者。

但现充不一样,他太好了。就算有人会抱怨他有处女座男的坏毛病,龟毛、洁癖、又毒舌严厉,但天才正因有些与众不同才非凡,抱怨的人只不过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

那词儿怎么说来着,欧阳绞尽脑汁从他贫瘠的文学词汇库里思索着,瑕不掩瑜,对,瑕不掩瑜,更何况那些在欧阳眼里连瑕疵都算不上。

他对现充…实话说了吧,他对现充抱有好感,欧阳他自己还不傻,也还能够定义自己对他人的感情。

他看着现充,舞台的镁光灯清晰照映出他身边空气中细小的微尘,形成一层雾蒙蒙的光边,让他看起来不真实起来。他的周围围满了人,有询问他细节的工作人员,还有想要一睹真容的学弟学妹,而现充的注意力则集中在手中的流程图上,欧阳放心大胆地打量起来。

 

现充正在努力把自己的精力放到自己面前的这张流程图上。

他不是一个容易分心的人,恰恰相反,他完全拥有一个处女座的自律,但现在,这强大的自律只能勉强保证他不明目张胆地盯着欧阳看罢了。

他周围人很多,也很杂,视野欠佳,只能偶尔从别人脑袋之间的空隙里寻找欧阳的身影,但还好他早就锁定欧神的位置。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毛,正坐在离舞台较偏僻的地方,脸大概是冲着他这边的方向,他在放空、或是在回味刚才的一局游戏,再或者是回忆Gakki的美好瞬间,现充觉得自己真够惨的,竟然喜欢上了欧阳。

但就像是地球无法拒绝太阳的引力,欧阳于他几乎是不可抗力。

 

 

(2)

“困了?”欧阳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他头顶问,然后就有一个温暖的热源贴近了他的脸颊,他揉了揉眼睛,等待视野从模糊变到清晰。

他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来确定自己在哪,现充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杯温热的奶茶,“拿着,给你的。”

欧阳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小兔子似的,他睡着了,这真是丢脸,说好了来帮忙,却因为看着现充而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他眨巴了眨巴眼睛觉得有点儿痒,就想要拿手去揉。

“别揉,”现充出声制止到,然后从自己的裤袋里拿出一小瓶眼药水来。

“你随身还带眼药水?”

“嗯…”现充停顿了一下,好像在组织某种说辞,“我经常戴隐形眼镜,眼睛有点儿发涩,这瓶是新的我还没用过。”

“嘿嘿,谢啦。“欧阳感激地笑笑,就想伸手去拿现充的眼药水。

“你拿着这个。”现充把奶茶塞到欧阳怀里,“把脸抬起来。”

欧阳竟然就这么乖乖照做了,或者说现充本身就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存在,他双手握着纸杯,把身体非常容易受伤的部位展露给现充。

“准备的差不多了吗?“因为仰头的缘故,欧阳的声音变得有点儿闷闷的。

“嗯,就差上妆了。”

“我根本也没帮上什么忙。”

“别说话,要滴了。”

欧阳面部的肌肉绷紧了,他一直有点儿害怕滴眼药水,好像这不属于自己身体的这一部分液体滴落下来会有什么大的改变似的,他的眼部传来一阵清清凉凉,还带着些微的疼痛,药水滴落下来,那份紧张而又混杂着期待的心情也跟着落了地。

“你闭着眼休息一会儿,”现充的指腹无意识地轻轻扫过欧阳的眼晴周围的皮肤,“等你睁开眼的时候差不多就要开场了。”

现充又注视了欧阳一会儿,他看着欧神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眼睑处有点儿湿润。他的眼球被包裹在薄薄的眼部皮肤之下,凑近了甚至能够分辨出上面纤细的青色血管。

现充还想要再伸手抚摸一下,即使只是轻轻剐蹭过欧阳眼底淡淡的青色也好,他的手指仍在眷恋对方皮肤的触感,但现在还不合适。

他现在必须返回到舞台上面去。

 

欧阳感觉到对方的热度抽离了,他在等待眼药水带来的异物感渐渐失效,而他对于现充的那份感情呢,他想到,究竟什么时候可以落地?

 

 

(3)

整个礼堂陷入了黑暗,嗡嗡的讨论声也渐渐停息下来。

然后突然的,寂静又被陡然爆发的尖叫所取代了,“快看啊,高学长!”

是现充,他站在台上,穿着黑色的宽袖戏服,头发全都往后梳,露出宽阔的额头和挺直的鼻梁来,他扮演哈姆雷特,落魄的丹麦王子。

现充本人当然和落魄二字根本沾不上边儿,但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他的身体里似乎就孕育出悲恸的力量来。

他无时无刻都是游刃有余的,欧阳想,而他自己游刃有余的范围很有限,只是对于游戏在行,很多情况下却是一窍不通。

年轻的王子正在诉说自己对于恋人的爱意,欧阳对于戏剧其实完全没有概念,但他能够感受到现充的表现力。

“你可以疑心星星是火把;”哈姆雷特这么说道,“你可以疑心太阳会转移;你可以疑心真理是谎话。”他的眼神中带着诚恳的热切,现充的眼神投向观众席。

“可我的爱没变。”

欧阳窘迫起来,他毫不怀疑现充的眼神只是无意识的投向,舞台中央唯一一束柱状灯光晃眼的厉害,他在台上应该是根本看不清观众神情的,而现充只是巧合的,恰恰冲着他的方向罢了,但欧阳却觉得自己心跳的很快,“咚咚”的也很吵人,比身后的掌声更大、更热烈。而对于现充,这只能说明现充的技能又点亮了一条,他演戏的时候真的很深情。

于是欧阳也跟礼堂里上百名观众一样,真心地为现充鼓起掌来。

 

 

演出很成功,剧社的成员挤在一间大的KTV包厢里哄闹起来,大家兴致都特别高,尽管没人喝酒——这是现充的意思,他不喜欢难闻的酒臭味,又顾忌到剧社的女性成员特别多,所以只让人开了带果味的酒精饮料。

但气氛并没因此冷淡下去,高涨的情绪并不需要任何外界因素的催化,玻璃瓶碰撞的声音,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声,成员不在意曲调的大声合唱掺杂在一起几乎要把欧阳湮没了。

他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个性,与剧社的成员完全不熟,在这种被陌生人包围的环境里他只想飞快打开手机,抽个十连ssr才能平复内心的焦躁感。

 

现充紧挨着欧阳坐着,聚会差不多已经接近尾声,他的舍友看起来不那么自在,显然不是那么会应付这种人多的场面,当有漂亮的女生偶尔和他说一两句话的时候,他的耳朵就倏得一下红了,耳尖凝结了鲜艳的色彩,身体则不自觉地朝现充那边靠拢。

我是他在这里唯一熟识的、值得信赖的人,现充怀揣着某些隐秘的恶劣思绪,欧阳包裹在宽松卫衣下的躯体微微颤抖着,他的身体正在倾向我,表明出某种亲近,而他的手则不着痕迹地环过了欧阳。

在这种陌生境遇下,他就只能依赖我了。

 

“大家要不要玩点儿游戏啊。”小白提议道,她是这一级新加入的学妹,特别活跃,长得也出挑,“好啊,那小白提议玩什么吧。”

“真心话大冒险吧!我新加社团,除了和本子是一个宿舍的,和各位小伙伴也不熟悉,这游戏最能贴近大家距离了。”

大家起哄说好,“那我来当国王吧,”本子开口了,她看上去完全没有参与这游戏的兴趣,于是选了一个不可少的围观角色。她给每个人发了号码牌,骰子机就咔啦啦地摇起来了。

“3号和6号,”装置里的小钢珠停到了一个区域里,“请来一次一分钟的接吻。”

沉默,紧接着就爆发了一阵惊呼,“哇,本子开局就转到了这么劲爆的!这两位是谁都快点儿站出来!”

“…我。”欧阳开口了,他认命似的把3号牌拍到桌子上,屋子里的人头回儿把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他,他不自在的缩了缩肩膀。“那6号呢,6号是谁?“大家询问道,然后欧阳就听到声音正来自于他身边,而他的心脏则被那个人的回答攥紧了。

“是我。”

 

 

是现充。

或者应该说为什么偏偏是现充,再或者说是还好是现充,欧阳没办法定义自己的心情了,这感觉大概就像是抽卡的时候抽到了一张传说级的好卡,可这张卡你已经有了,但也难以舍弃它,它毕竟是张传说级。

他抽到了一张好卡,他没办法掩饰自己的欧气,正如他没办法欺骗自己对现充的感情;而他已经拥有了这样一张卡,这是否意味着这份感情实际上是多余的,或者起码对现充来说是多余的。

“你准备好了吗?”他听到现充这么问。他已经开始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了。

又来了,这种感觉,欧阳想,和等待眼药水滴落时的同等道理,紧张而又期待。“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罢了。”欧阳这么安慰自己,只是玩笑意义上的亲吻,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再怎么说好像也是他赚了。

 

 

(4)

那太不像一个吻了,如果让旁人来看的话,只不过是鼻子撞着鼻子,两张嘴巴磕碰在一起罢了。

欧阳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和他舍友现在的接吻,或者说更倾向于某种嘴唇的接触运动,虽然说他对亲吻对方这事完全不在行,确切的来说是实践经验为零,观赏经验值破表,他看过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的亲吻,他知道他自己的表现有点儿太过生硬了。他睁着眼睛,现充的脸就放大在他面前,灼热的呼吸撩拨着他的脸颊,还夹带着果酒香气。他们俩离得太近了,即使是在KTV明明灭灭的五彩灯光下,欧阳依然能够看得清楚现充的眼睫以及睫毛下投射的小小阴影,他脸上变换着的光斑——那令他眩晕,而且他发现现充眼角下面竟然还有一颗痣,很浅也非常不易察觉。当然,这颗痣完全不能破坏他舍友的完美度,一切构成,欧阳想着,都只能让现充更完美。

 

他该闭眼吗,或许我应该闭眼,欧阳这样暗示自己,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如果感觉到陶醉就会把眼睛闭上,等等,我为什么要营造出陶醉的感觉呢,我闭上眼睛单单纯纯就是不想再看到现充的脸而已。

但欧阳还是没有闭眼,因为现充也没闭,他的眼眸正深深地、深深地注视着欧神。好了,这是否就意味着现充也根本没在陶醉,也许他只是单单纯纯的把这个行为当作游戏惩罚罢了。

 

现充一手按着欧阳的肩膀,一手轻轻托着他的脑袋。太瘦了,以后必须要督促他好好吃饭。现充分心地想着,他的手掌正在描摹欧阳骨骼的形状,另一只则穿过了他蓬松的、乱糟糟的头发丝,摸起来有点儿硬但手感还不错,完全是欧神性格的具象化似的,说的好听是洒脱还带点儿桀骜的味道实际上就是脾气又臭又硬,除了游戏和女神其余都不care。就像刺猬,平常的时候盔甲竖的老高,坚硬的厉害,但偶尔也会露出非常柔软的可爱肚皮。他看着欧阳,一遍又一遍,他舍不得闭眼,他放弃不了欧阳在他眼皮底下任何微小的一举一动,他放大了的瞳孔、微微颤动的身体,还有绯红的耳尖,他必须全都记得才行。

 

波洛涅斯:他因为不能得到你的爱而发疯了吗?

奥菲利娅:父亲,我不知道,可是我想也许是的。

波洛涅斯:他怎么说?

奥菲利娅:他握住我的手腕紧紧不放,拉直了手臂向后退立,用他的另一只手这样遮在他的额角上,一眼不眨地瞧着我的脸,好像要把它临摹下来似的。

 

推开他,这是欧阳脑海里的念头,他的身体正在发烫、发热,他觉得自己就跟个可怜的煮熟了的虾子似的,拼命想要褪去红色,回到水中,回到能够让他自由喘息的地方去。

在现充准备闭上眼的那一刻,欧阳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一……一分钟怎么也差不多了吧,继续别的!”欧阳嚷嚷起来,现充目光的重量还留存于他的脸上,他故意没去看,装作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下一局所吸引,实际上周围人在说什么,游戏进行到哪一步他完全不知道,他只是那么单纯的地“看着”,大脑则完全没在分析。

在剩余聚会的时间里,欧阳连一次眼神交流都没分给现充。

 

“学长。”

当现充和欧阳往外走的时候,现充被人叫住了,大家大都沉浸在兴奋的氛围里,没人在意他们。

“有什么事吗?”

女孩儿没说话,她只是看了一眼欧阳。

欧阳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他还是站在那。

终于,女孩儿开口了,“我有事想跟高学长说。”

然后,然后欧阳就完全明白过来了,他长了个什么傻缺脑袋啊。

“那我先回去了!”他说得超大声,要盖过一切别的解释或是挽留似的,然后他就闷着头从现充身边走过去。

现充好像在身后喊他,但是他没管,他走的飞快,也有可能是风声让他出现了幻听,毕竟现充完全没理由叫住他。

当他觉得自己走得离他们足够远的时候,欧阳拔腿狂奔起来。

完全的逃跑行径,称得上是落荒而逃。宿舍里还没有人,伟哥跟主席不知道哪儿去了,欧阳没开灯,就那么坐在宿舍里。

他不想开灯,开灯的话太亮了,他只想能有个地方,把自己好好地藏起来。

然后他摸出PSP来就开始打游戏,他狠命戳着游戏屏幕,好像这样能让游戏里的敌人死得更透似的,他连过了好几关,次次都是K.O.致胜。

现充还没回来,他太慢了,欧阳想着,他们有什么话可说的那么久呢?

 

 

(5)

灯突然开了。

“你怎么不开灯就打游戏,你眼睛还要不要了。”

欧阳没说话,游戏机界面上正闪耀着GAME OVER的大字,凄凄惨惨地挂在屏幕正中,无着无落的,整个游戏的色调都灰暗了下来,但他没重启,也没抬头,只是捧着游戏机,装作很入迷的样子。

他没重启,因为他手现在是抖的,再玩一局还会是同样的结果,他没抬头,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现充了。

正常的做法是,嘻嘻哈哈地问现充学妹都找你聊了什么或者是告诉哥们儿你小子是不是终于可以请吃脱单饭了,再或者是那女生真好看,虽然说没我老婆好看吧,但也很不错了。

这些都是他刚才一遍遍在心里排演过的,在黑暗的宿舍里猛戳着屏幕想出来的说辞,但在现充开开灯的一瞬间,他知道,他完蛋了,那些他想要隐秘起来的心事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以往还是模模糊糊的,但今天,它们无处可藏了,就像是灯光驱散了宿舍里的黑暗角落一样,他的心事已经完完全全的剖白开来了,被剖露在光天化日里,他知道自己对现充的心情,他一点儿也不想让现充交女朋友。

他在等待现充开口,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样。

 

“我说,你以后别让我看见你黑着灯玩游戏,倒时候瞎了多麻烦。”

欧阳的火噌的一下就起来了,他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但他就是忍不住大声嚷嚷起来,“我黑着灯打游戏怎么了呀,瞎了又怎么了,你管我那么多,你是我老妈还是我的谁啊,嫌麻烦也麻烦不到您啊,您是要养我还是怎么着?”

他喊完之后就后悔了,但是他太需要一个爆发口了,现充完完全全是对他好,从一个舍友的角度来说,他已经模范的不能再模范了。

“你这个火气…不就是输了一局吗”,现充看上去完全没在意,他怎么能不生气呢,欧阳想,他刚才可是冲着他莫名其妙大吼了一顿,现充却只是以为自己游戏输了罢了,像平常无数次纵容他在游戏时刻疯狂爆粗口那样,但现在哪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呢。

现充走过来,离得他更近了,就站在他身后,他弯下腰瞅着欧阳手里的屏幕。香水味儿,欧阳僵直了脊背想着,太刺鼻了,非常甜腻的花香,根本不是现充惯用的款式。“来吧,大神,我在你背后看着你呢,给我秀一波操作,这回你准赢。不过,下次还是不许不开灯就玩游戏。”

说点儿什么,欧阳告诉自己,现充现在就在身后,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拂过他脖子后面的皮肤,“…后来那学妹找你干什么呀?”他还是问出来了,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声音里的颤抖,欧阳在心里唾弃着自己,瞎子也能看得出来。

“喔…告白呗。”

“啪”,欧阳把游戏机反扣在桌子上,“不玩了,你起开,身上味儿真难闻。”

 

现充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是有点儿呛,那学妹下手喷香水的时候绝对用力过猛,跟她稍微呆一会儿就能蹭上味儿,太腻了,也太刺鼻了,他还是喜欢欧阳的味道,带着非常好闻的气息,能够让人联想到晴好天气下被晒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衣服,那是太阳的味道。

现充把衣服随手丢进卫生间的洗衣盆里,出来的时候欧阳正戴着耳机看剧。

 

“从今往后,就算不是星期二,我也可以抱你吗?”

“无论星期几都可以,无论几点都可以,一直拥抱到早上也可以。”

“可以一直在我身边吗,直到早上。”

“嗯。”

 

欧阳听着这几句台词,实栗正把脸埋进平匡的肩膀里,逃避虽然可耻但却有用,这是他现在人生的座右铭吗。

如果他这样问现充,“我可以吻你吗,就算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这种问题不是太异想天开了吗,是少女漫画家也不会写出来的恶俗台词,死宅和现充不就是完全的两个极端吗,如果不在游戏里的话,欧阳他自己根本没什么长处,如果平匡还是个小小的程序员,而实栗其实是Gakki级别的女神的话,他们的故事还会这么发展吗?这种剧情现在连电视剧都不会这么演,是骗小孩儿童话里才有的情节,是只能存在于脑补中的伪命题,和“新垣结衣是我老婆”一样的异想天开。

死宅真恶心,这话说的一点儿也不错。

 

现充拉了把椅子坐到欧阳的旁边,两个大男人并排着坐着在看手机里的日剧,他能够感受到欧阳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这集你看了多少遍了?”他决定没话找话。

“用你管。”

“不想管,也管不着,不过欧阳你竟然是多愁善感类型的,眼眶竟然在湿润诶。”

“我哪有!”欧阳立刻暴跳如雷起来,他狠狠地用手背去揉搓眼睛,想要拼命证明现充的假话,可他不揉不要紧,当他的手背碰触到眼睛的时候,真的有泪水滚落了下来。

滚烫的、不间断的。

“我天……你真的,”现充明显被吓到了,他刚才仅仅是打趣罢了,他看到欧阳湿润的眼眶立刻紧张了起来,“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没病,”欧阳说道,“你今天回来干什么,不是有女生跟你表白吗。”

“这是我宿舍啊,”现充说道,“而且这种事经常发生,”他的语气臭屁起来,“再说我也没答应她啊。”

“你没……”欧阳停顿了一下,“你为什么……”

现充笑起来,他看着这样一塌糊涂地欧神,眼圈儿已经通红了,还有鼻涕,快要流出来的样子,他的情绪起伏有点儿大,说话断断续续的。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现充说,“你就直接问我吧,欧阳,只要你问出来,我一定会非常认真的回答。”

“为什么?”欧阳说,“为什么你没答应她啊?”

 

“喜欢你”,现充开口了,他的嘴唇一张一合,每个音节在欧阳的耳朵里都变得漫长了起来,他听得见,也理解得了每一个字的意思,但当它们合到一起之后,他突然明白不了它的含义了。欧阳被拉入一个怀抱,他身边的空气被点燃,温暖包围住了他,那些胸膛中冰冷的情绪也被挤压地一干二净,只剩下一股一股的暖流。

“我不喜欢她,我喜欢你。”

END

评论(2)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