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现欧】无声告白(七)

请配合bgm麦浚龙的《睡前服》食用

Summary:欧阳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了解大学的友人现充(实际上就是一个想要让他们俩一步步相爱的故事)
中篇设定

“老高。”欧阳苦恼地放下淋浴头,等待外面友人的回应,没有动静。他关停了水流,热气迅速退去,冷意弥漫了上来,“老高!”他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门外立刻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拖鞋“啪嗒啪嗒”踩踏在地板上,像是在奔跑,而下一刻门就会被焦急地拉开看看欧阳是不是滑倒在地面上摔断了自己的尾椎骨似的。
“不好意思!”欧阳在浴室里大声地说着,“我好像忘记拿换洗的衣服和毛巾了,我找了几件看上去合适的放在床上,你能帮我拿一下吗?”
又没人应答了,好像刚才的脚步声是幻觉,“老高?”欧阳试探着问了一句,他重新打开了淋浴头,实在是太冷了,热水的冲刷还能让他的身上暖和点儿,他看着白色的雾气不断饱胀,饱胀到天花板,然后渐渐充斥着整个房间。
“好。”他终于模模糊糊地听到现充的答案,过了一会儿“叩叩”地敲门声截断了淋漓的水声。

“你帮我拿进来吧。”欧阳的声音因为门板的阻隔而变得不真实,有点儿发闷,“帮我放到架子上就行。”
现充打开门,湿润的热气迎面而来,浴室里弥漫着海盐和柑橘的味道,他不记得自己有买过这种香型的沐浴液,应该是钟点工放在柜子里的,但不可置疑的是这味道很好闻。
“我给你拿进来了。”
“喔,好的!”欧阳突然从磨砂玻璃门后面探出头来,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柔和了他的眼神,时而昂扬满怀斗志时而慵懒无谓的眼神,刚才那种香气变得更浓郁了,就附着在他的发梢上,让人想起被水打湿的干燥草垛,水珠顺着他的发丝滴下来,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又破碎成为无数细小的分子。
现充把头转过去就往外走,“一会儿洗完记得把地拖一下。”
“…好嘞。”欧阳说道,回应他的是门咔嗒关上的声音。

欧阳出来的时候看见桌子上摆了面包和热牛奶。“老高,你是田螺姑娘吗?”
“我早上起的早,就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了点儿早饭。”
“抱歉。”欧阳搔了搔头发,“是不是因为我占了你的床?”他飞速地瞟了一眼现充手边底部仍渍着一圈黑棕色污迹的咖啡杯,“你好像喝了不少。”
“你住得原本也是客房。”现充说道,但他昨晚也没在自己床上睡着,当他一闭眼,欧阳和过往的一些片段就跌跌撞撞地闯进他的脑海,他想起来服两片安眠药,但最后还是愣愣怔怔地躺在黑暗里,盯着天花板上的一点儿未抹匀的墙漆,类似于这样的状态,他初到美国的时候几乎忍受了一年。
开始他是凭借欧阳入睡。租住的公寓窗帘不够遮光,每晚都能感受到车灯由远及近地照射进来,他住在一楼,光线就尤为刺眼,像是有个探照灯在他的头上扫射,起先他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抵抗黑暗,但光线射进来的时候更加让他无所适从,就像是有人把他剖开了晾晒在沙滩上,他所有的秘密、污秽、谎言都无所遁形,尖叫着从地里被拉扯出来,他大睁着眼睛,疑心从哪一个角落突然伸出一只魔鬼的手臂将自己捏碎,但几秒过后房间又恢复黑暗。
窗外传来狗吠的声响。

他在一张狭窄的床上呼吸着异国的空气,感官被放得极大,他的鼻腔里充斥着清淡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但是他还是能闻到,在那层层叠叠的伪装之下,有这个房子里自带的潮湿的霉味儿,卫生间里传来滴答滴答的声响,那水龙头关不严,屋子的隔音效果也不好,他想睡着,于是就数水滴落的声响。但他越数,水的声音就在他耳边放大了,有些事情你不去管它,比如滴水,那你就根本听不到它,它也打扰不到你,就像是指头里不小心扎了细小的木刺,你不去管它,它会自然而然地排出体外,但你越去惦念它,你越觉得那是一个天大的伤口。
会有因木刺扎进手里而死去的人吗,或许有吧,毕竟也有因为一个喷嚏而死去的文员。
“我得换个方式。”现充那么想着,他躺在床上,床单上就有千百万个甚至上亿个细菌蛰伏在他的身下,他像是躺在针尖儿上似的,那无形的尖刺将要刺得他流血,但是哪里可以找得着一个真正称得上安静明亮的地方呢。
“你要试着转移一下注意力。”医生曾经这么跟他说道。
对,转移注意力,这是他现在唯一的稻草,有论文忙碌的日子是最好过的,他可以让资料把他的脑子挤占的紧紧巴巴,比现在无助地躺在床上,跟个脱水的、不停摆尾的鱼似的要好太多了。
谁能朝干涸的水洼里倒一点儿水哇,我的鳞片就要开裂,就算是朝着我吐口唾沫也可以。

欧阳。

不不不,他心底有个声音叫嚣着让他把这个念头压下去,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杀死一段感情,他把它们扔在一个深不见底地洞里,上面堵上了杂草,狠狠踩塌过好几脚,最终拿巨石狠狠地压在那上面。如果此时打开那个洞穴,就无异于烧了一把火,他手边又没有任何可以熄灭火焰的东西,如果不想让它燃烧,就只能徒劳地用手去抓灭火焰,但肉体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烈火,它只会愈烧愈旺,火舌攫住你的手掌、舔舐你的手指,烧得你鲜血淋漓。
我不需要奢求很多,他在心底与自己博弈对垒,我只是要转移注意力,让我自己别这么难受,他就跟葛朗台那个大吝啬鬼似的,鬼鬼祟祟地接近那个洞穴,左顾右盼疑心有谁要杀出来偷他的珍宝,他双手颤抖着敲击着石壁,当一小块儿石头剥落下来之后,阳光就顺着缝隙透了进来。

“你知道,倒时差,所以我少睡一点儿也没关系。”
“嗯。”欧阳放下心来,他觉得果然是自己多虑,老高是个多么井井有条的人啊,他抬头看向现充,发觉现充也在看他,他的瞳孔里映出自己小小的影子,他有点儿窘迫地喝了口牛奶。
“你一会儿要去上班吗?”
“唔…嗯。”欧阳回复着,现充看着他上下滑动的喉结,眼神上移,他的友人头发还半干着,发尾沾染着湿意,岁月确实优待他,他的脸庞和现充记忆里雨夜下的面容又交相重叠了。
现充像是站在海中,欧阳在他面前,背对着阳光站着,现充看不清他逆光下的面容,他们之间是平静浪涛。现充朝前走,水没过他的脚踝,没过他的膝盖,又没过他肩膀,他离欧阳很近了,他的友人却又急速地坍缩成水,一个巨浪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海水倒灌进他的鼻腔,他就又坐在露天操场的地面上,雨淋淋漓漓地落下来,欧阳靠在他的颈窝。
“墨菲定律并非指的是变坏的事情必然会发生…而是指那些能够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生。”
“墨菲定律并非指的是变坏的事情必然会发生…而是指那些能够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生。”
“墨菲定律并非指的是变坏的事情必然会发生…而是指那些能够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生。”
像是进入一个循环似的,电影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然后他低下头,吻住欧阳的唇角。
“欧阳,”他将要摇醒自己的同伴,“醒醒,下雨了。”
对方睁开眼,睫毛上还带着雨水,他摸了摸唇角,“刚才有点儿痒,你干什么了吗?”
“没有。”
“那应该是梦到Gakki亲我了。”


“欧阳前辈,今天心情不错喔?”
“有…有吗?”
“当然有啦,请别掩饰,刚才明明还在哼《小さな恋のうた》吧。是有恋爱对象了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欧阳回答道,他抬头看向办公室里的后辈,是有着栗色头发的身材娇小的可爱女孩子。
“那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
“好事…应该算是好事吧,感觉在逐渐修复一段关系,不不不,不是恋爱关系,是和好久不联系的大学好友重新相遇了。”
“呜哇,难道这就是你今天坐着非常气派的车来上班的原因,今天看到那辆车开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大吃一惊呢,看到是欧阳前辈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更是感到五雷轰顶!他们还说开车的是个大帅哥!”
“什么五雷轰顶啊,你有好好学过语文吗?”
“总之就是非常惊讶就对了。”
“而且那家伙的车窗上应该有遮光膜吧,离着这么远你们怎么可能看得出他长得帅不帅啊…”
“Imagination啊,前辈,Imagination!没有想象力的话怎么做好游戏开发,虽然有遮光膜,但车窗不是开了一点缝隙吗,只要一点缝隙和无意一瞥就够了,帅气的气场就算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也可以流露出来,而且开那么气派的车肯定会脑补对方是个帅哥啊。”
“那家伙是很帅没错啦…”欧阳想到现充的脸,眉眼之中流露出令人无法抗拒的自矜和英俊,虽然有时感到这人绝对臭屁到难搞,但并不否认他有自傲的资本,货真价实的大众情人。
我在想什么啊,欧阳咳嗽一声掩饰了下,把视线转移到屏幕上。
“太好了!”可爱的后辈说道。
“什么就太好了…”欧阳回应着,“不要打让我给你和那家伙牵线搭桥的主意,四年这种事我可做的够多了,而且那家伙…那家伙……”
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完美,欧阳打定主意,如果后辈向他询问老高的状况,他就一定要把老高的罪状一一列举出来。
“不是这样的…”女孩子的声音低了下去,欧阳惊异地看着她苹果似的脸蛋上染上绯红,“你怎么了,发烧了吗?”
“当然不是,我说太好了是指…是指欧阳前辈没有女朋友这件事啊!”她一面这么说着一面把手里的东西“咚”的放到桌子上,她的手一直背在身后,欧阳也一直没有注意。
“哇啊!这是…什么啊?”欧阳一开始被声音吓了一跳,但现在他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盒子,提起上面的蝴蝶结端详着。
“是什么自己打开不就知道了吗!”过了一会儿,女孩子像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似的,“是我自己烤的饼干啦,因为第一次做所以没掌握好量,所以…剩下很多就送给欧阳前辈好了。”
“诶…诶?是这样的吗?”这下轮到欧阳脸红了起来,他还是不习惯于接受女孩子的好意,一时间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摆才好。
“那…那就谢谢啦!我会满怀敬意品尝的。”
“什么啊,”女孩子笑了起来,她看了欧阳一会儿,转身走向自己的电脑,“前辈真是迟钝的笨蛋。”

TBC

评论(12)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