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18h】你如我般

有点像是《无声告白》时间线下的故事
依旧是毕业后设定
两人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有非常好看的配图!请戳@噜  请吹爆噜噜!

说到情人节你会想到什么,玻璃晴朗,烟火辉煌,想到花,亲吻,圣瓦伦丁。
欧阳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曾经与这些无缘,他没那么多闲工夫想这些事,2月14日和剩下的364天没什么不同,都是打游戏的好日子,如果硬要联想的话,他会想到火把和FFF,或者稍微难于启齿一点的,他的右手。
现在他的手里紧捏着一盒巧克力,来自于高述,他的大学密友,或者肉麻一点的讲法,他的恋人,对方努努嘴用眼神示意他打开尝尝。
有点紧张,欧阳心里想着,自己现在的样子活脱脱地就像个接受NPC馈赠的新手玩家,这是他们俩成为恋人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带着点不知所措的仪式感和久违了的少年青涩。
欧阳把巧克力盒子打开,像是打开潘多拉的魔盒,松露形状的巧克力整整齐齐可可爱爱地码在其中。
“你不是很喜欢吃巧克力吗?”高述在旁边问到,他今天穿了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头发一丝不苟,非常帅气,有点居家男友的气质,当然了,高述的脸没有难看的时候。
事实如此,抛开巧克力是“恋人”送的这一层羞耻原因之后,欧阳的的确确非常喜欢巧克力,特别是这个牌子的,而他喜欢的原因却又和高述有那么一点关系。



“你是去逛街了吗?”欧阳吐槽到,他看着舍友提着无数个包装精巧的纸袋进来——以粉色和爱心装饰居多,“情人节礼物?”
“嗯。”高述挠挠头也有点儿搞不定,事实上他已经拒绝了不少,这些大都是寄放在剧社活动室的,切断了他回绝的后路。
“被学姐警告了,说桌子上堆不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想听。”欧阳在床上翻个身子,把精力重新投入到游戏对局中,人赢现充果然是宅男的永恒天敌。
“伟哥和主席呢?”
“不知道…大概都有约会。”欧阳应答到。
“那你赶快从床上下来吧,我给你捎了黄焖鸡。”
“么么哒老高!”欧阳一扣手机屏幕,一股脑从床上爬起来,“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别贫。”高述用余光瞥见欧阳下床的身影,他的舍友头发乱糟糟的,穿着宽松的睡衣和睡裤,他太瘦了,衣服的褶皱勾勒出他背部的蝴蝶骨,像是真蝴蝶要展翅一样,一下子就能撞进高述心里头去,他的视线滑过欧阳下床时候露出细瘦的脚踝,然后不着痕迹地把眼神避开,“叭”地一声打开自备餐具,自顾自地开始吃起来。
现在这场景其实挺怪的,欧阳暗自想着,吊诡十足,院草情人节没约会,跟宅男室友啃黄焖鸡,从大一到大三,年年如此,说出去都能入选计院未解之谜。
自己有社恐没女朋友也是情理之中,不是没和漂亮的学妹出去过,连话也说不完整,硬是把人家阴阳师蓝符抽了个干净,又把好几个式神肝到了觉醒,得亏那个学妹是个会照顾气氛的,否则他一和人对上眼就得落荒而逃,不过后来也再也没被约过就是了。
此役过后欧阳总结出一条金科玉律,唯游戏和Gakki不会负他。
“你今天下午又没去上课?”高述在一边问他。
“啊…嗯。”欧阳拿筷子戳了戳米饭,他声音闷闷的,显然是不怎么想谈这个问题。
“快考试了,你自己心里有点数,要不然我就每天揪着你起来上课。”欧阳的情绪不高,高述能感受到,看上去好像把全副精力都放在面前的晚饭上,实际上心事正重重地坠着他的胃。欧阳对于上课这事似乎具有天生反骨,他自己没透露,高述也没立场多问。
可那是欧阳,高述怎么能不管不问?
“你可别对我操这些闲心了。”欧阳语气很硬,语调倒是带着笑的,“老高你要是把这些精力从我身上分散分散,哪还能沦落到跟宅男室友情人节共处一室的地步啊。”
高述没说话,好像欧阳刚才说的话在到达他耳朵之前遇到了断崖,噗通一下掉下去没了声响,他没说好,也没继续唠叨,欧阳嘴巴张了张,又把话噎了下去,他本意不是讨高述生气的。
“老高,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欧阳还是没绷住,“我谢谢你…你能想着我,到时候我就去了。”
高述转头看向欧阳还想再说点什么,可他一看到欧阳的脸,那些组织好的话就全部坍塌了。他不是被欧阳的话语说服的,而是被欧阳脸上的神情——他有点儿无措,也有点儿小心翼翼,晶亮的眼眸里的情绪被愧疚的外壳包裹着,他本无意成为手持荆棘刺伤好友,驱逐恶意的人,但那是本能的自我保护,他不能在一开始就服输、就丢盔弃甲。
高述看见欧阳的眸子里映出自己的影子,他立刻缴械投降了。
他们很像,有时高述透过欧阳就好像在窥探另一个自己,没有一个人不怀抱着秘密和苦恼过活,他和欧阳在十几个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做了近两年的舍友,却连欧阳不愿意上课的真正原因也不清楚。
他们都一个人太久了,在玻璃箱子里过活,互相驯服的成本太大,时间太长,玫瑰越是艳丽娇嫩,刺就越是坚硬尖利,你想要采撷玫瑰,就必须要抱着流血的觉悟才行。
于是高述只是点点头,他们真的太需要时间了。

气氛重新在他们两个人时间流动起来,刚才是被冻住的冰,现在是打着旋的融融春水,欧阳舒了口气,他跑到高述跟前,“现充大大,赏个巧克力吃吧,说不定能沾到丘比特的运气。”
高述还没来得及回应,欧阳一把抓起来桌子上的一个小盒子,“喔喔喔!这是什么!这是给我的呀!”
确确实实,那是个不大的小盒子,丝带上绑了一个小卡片,没名没姓,字体好看,只端端正正地写了三个字“给欧阳”。
“那是……”
“你窝藏送给我的巧克力!”
高述眼神躲闪了一下,欧阳更对推论确信无疑了。
“可能是哪个学妹给的吧,也放在剧社活动室了,也没写名字不是吗?”
“没写名字也可以啊。”欧阳飞快地撕开了包装纸,“这说明还是有人默默爱着我嘛。”
当然有了,高述在一旁想着,送你巧克力的,和在你旁边坐着的,都是想要一直爱着你的那一个。


“还记得吧?我第一次收到情人节巧克力的时候可也是这个口味。”欧阳的口气里带了点儿炫耀,巧克力松露状的,外皮薄,裹了一层坚果碎,他伸出舌尖来融化了外面的糖霜,吃巧克力的样子像个小孩子。
“最后竟被你占了便宜。”欧阳自顾自的说道,“我以前也不是没人喜欢吧?可惜那个人都不写名字,每次只写个‘给欧阳’,我可不是那种会强硬拒绝小姐姐的人啊。”
欧阳一面说着一面从包装盒里抽出了一张小卡片,“让我看看老高你写了啥?”
小卡片巴掌大,白字黑纸清清楚楚,字体好看,清清楚楚,一笔一划连带笔锋都透着熟悉,“给欧阳”三个字端端正正。
“这回可是有名有姓的。”高述指指卡片底下的落款,“白吃了我不少巧克力呢。”他的手指在巧克力上方转圜了一下,最后选了一个欧阳最喜欢的酒芯口味。
“喂!那个可只有一块儿!”
欧阳捶胸顿足,高述眼疾手快,一口把巧克力放进嘴里。
“别太小气。”欧阳还没继续发作,就被一股外力揽进怀里,高述离他很近,呼出来的气息都带了巧克力的香醇味道,他们俩的嘴唇刚一沾上欧阳就要醉了。
巧克力在他们俩的口腔里融化,让这个吻的味道既甜又苦,分享的是糖果的味道,又好像通过这个吻分享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心情,欧阳主动伸手抚上了高述的后脑,让这个吻越来越深,不断从对方的口中攫取空气,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很久,但也不够久,对于他们错过的年月来说实在太短了。
“以后都得写上落款才行。”
“嗯,我知道。”
说到情人节的话,你会想到什么?巧克力,烛火,还是拥抱?
都不行,你得想到高述,想到欧阳,想到彼此,想到你爱的人。
END

评论(4)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