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鬼怪×使者】坏蛋和傻瓜(一)(花吐症AU)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更完

只是想码字

ooc全是我的

时间线操作有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息金斯:杜特立尔,你是坏蛋还是傻瓜?

杜特立尔:两样都有点,老爷,但凡人都是两样有一点。

萧伯纳《匹克梅梁》

 

(1)

鬼怪最近得了一种怪病。

实在可笑,鬼怪九百多年来几乎从未生病,除了时常下雨,抱着一小罐啤酒独饮到天亮,偶发性磕磕人类发明的治疗抑郁的小药片,几乎从未生病。但这次不同,他先是觉得胸口发闷,头脑发胀,喉咙里痒痒的,好像堵着什么东西——这是怎么了?他这几天可是一直没喝酒啊。鬼怪裹着毯子坐在床上,真的像人类生病了那样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只露出脑袋神色不振的瞅着柳德华。

“我说你这是怎么了,叔叔?”青年一脸受不了的表情看着他,“是不是季节性感冒啊,我跟你讲即使是鬼怪,人类社会的小小病毒也是很具有杀伤力的。”

“你……”鬼怪不耐烦地摆摆手,刚想指使柳德华去倒杯水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胸口的沉闷突然炸开来向喉咙里涌,他觉得自己快要吐了,赶忙用手捂住嘴,使眼色让德华去拿水。

然后,鬼怪看见了939年光阴中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他的掌心里有一朵玫瑰花。

这一朵玫瑰花没有根茎,也没有枝叶,就是完完全全凭空出现的这么一朵红玫瑰,货真价实的真花,花瓣看起来娇嫩的厉害,可是等着鬼怪想要伸手碰碰它的时候,它又突然消失了。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玫瑰甜丝丝的香气。

那朵花……是他刚刚嘴里吐出来的吗?这么多年之后,他竟然又解锁了一项新技能,忧郁的时候会下雨、开心的时候会开花、生病的时候……会把花吐出来吗?

“叔叔,”德华的声音已经严肃的不像德华了,鬼怪抬头,青年的眼神也是异常的严肃。

被他看到了吗?

“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自己的手心,眼睛不舒服还是手不舒服。”期待德华的自己果然就是智障吧。

“啊还有,叔叔你看着我”,德华这次更严肃了,严肃里带着忧心,他伸手握住鬼怪的上臂,急切的看着他,“叔叔你这个症状……如果你不是我叔叔的话……我……”

“臭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叔叔……你没有瞒着我鬼怪也可以怀孕这个事实吧?”

 

收拾了德华之后,鬼怪想起了今天下午的遭遇,突然感到很扫兴。

今天走在路上的时候,偶然窥见了一位地狱使者。他看起来刚刚处理完今日的灵魂业务,不知要起身前往何处,他穿着一件熨烫的没有一点儿褶皱的黑色长风衣,衣领上别着一枚金色的领夹。鬼怪一向自诩审美绝佳,眼前这一位,即使身上被土气的地府制服包裹着,头上还带着一顶非常没有品位的黑色礼帽,还是好看的过分。古典主义也好、印象派也罢,贝尼尼、伦勃朗、莫奈,这些统统都抛到脑后吧,凡人的笔触毕竟仍是凡人的笔触,他们能力有限、想象力有限、脑容量有限,连描摹美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然后,然后,地狱使者转过脸来,看到了他。

他们之间仅仅隔着一扇窗户的距离。

黑色很好,黑色很衬他,黑色让地狱使者变得鲜明;黑色也很不好,黑色也太衬他了,衬得地狱使者脸颊苍白的近乎透明,好像是下一刻就要隐身消散在空间里,衬得地狱使者的嘴唇颜色更加明丽,是天使亲吻过的玫瑰花的颜色,是夜莺的鲜血浸过的玫瑰花的颜色,是让鬼怪想要亲吻的颜色。

不对,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比喻混了进来。

地狱使者看到了鬼怪,露出了疑惑的探究的表情。

想到这儿,鬼怪突然觉得回忆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傻极了、烂透了、蠢爆了。

他先是像个普通的陷入恋爱(当然他没有)的毛手毛脚的人类青春期小子那样,盯着地狱使者,紧接着砰砰的心跳声阻碍了他的判断,害他说错了话。

他在今天之前并不知道,他那残破了的、被刺穿的心脏还会跳动,但是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是感觉胸膛发热,耳边噪音一片,脑子一片空白。

他说:“你那帽子真丑。”

虽然确实是很丑不错啦,也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说了错话,但是当他看到地狱使者愠怒的神情时,鬼怪就明白了,即使他说了正确的话,只要地狱使者露出了那样的表情,那他就是说错了。

于是自己强装镇定的落荒而逃。

回忆就此打住,鬼怪把头埋到手掌里,就像是鸵鸟把头埋到沙堆里那样,说错话再加上呕吐,如果再遇到那位使者就真的是逊毙了。

“唔,”喉咙那种粘腻的像一锅煮烂了的粥的感觉又涌了上来,鬼怪急急忙忙的捂住嘴,就想往卫生间跑。

可惜他忘记了自己裹得紧紧的被子,还没迈出步子,他就结结实实的从床上翻了下来。

TBC


评论(28)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