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鬼怪×使者】Mr.Reaper&Mr.Goblin

史密斯夫妇梗

所以是双杀手设定

ooc都是我的

祝食用愉快


(一)

“所以……我们先从最基本的问题开始好了……名字?”

“柳信宰。”

“金宇彬。”

这是在周日一早预约而来的一对儿伴侣,尽管在这一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这一次的咨询对象依旧令我印象深刻。不仅仅是因为这对儿伴侣都是男士而已,更是因为是两位拥有无法令人忘记面庞的相当帅气的男士。

“我事先说明一下,”坐在我对面的,其中看上去较为年长的那一位开口说话了,“我们来做婚姻咨询,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婚姻出现了任何问题。”他看上去相当沉稳,全身的行头加起来对普通人家来说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嗓音更是低沉,让我感觉自己好像被逼进了世界上最狭小的咖啡间的角落。

“是的,”另一位也开口了,他看起来要比自己的伴侣紧张的多,从进门到现在,一言不发,面无表情,而且,五次,我在心里默默计算着,从椅子扶手到自己的腿上,他的手已经不断变换了五次位置,传达着他可见的焦虑。

“就像是任何电子产品需要定期检修那样,德华,也就是我们的侄子说,人们之间的关系也是需要不断巩固的,就像是……升级。”男人给人一种认真到笨拙的感觉,他似乎想通过吐字的用力程度来表达自身的诚恳,在进行了这么一番解释之后,他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短促微笑。

不可否认的是,金宇彬先生相当适合微笑,仅仅是嘴角弯起的那么一点点弧度也足够令人感到晕眩的了。

于是我也回以礼貌的微笑,希望他不再那么紧绷。

“你刚才是否说了'我们'?”柳信宰先生突然凑身到他的伴侣身边,询问着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他的声音很响,语调在刻意拔高,但是眼睛却直直地瞅着我,我从中看出了一种无声的宣告。

“当然,德华不正是我们的侄子吗?还有你为什么要突然在我耳边这么大声的讲话?”

“因为我乐意听你说'我们'这个单词。”以一个三十代中半的人来讲,柳信宰先生脸上所露出的那种要笑不笑的得意神色似乎有些太不相称于他的身份了,简直就像是成功偷吃到父母藏起来糖果的孩子或者是耍了某种自认为帅气的手段而成功告白的初中小伙子。


与所展现出来的气场不同,柳信宰先生或许在工作上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角色,但是在对于自己的伴侣方面他的控制欲似乎有些过于强烈了,他对金宇彬先生周围出现的人或事都异常敏锐,这份控制欲正不断演化成为种种争强好胜的小儿科举动,是的小儿科,虽然我不想写下这三个字,但是柳信宰先生远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成熟稳重,或许只是在牵扯到他的伴侣方面,他出人意料的幼稚任性,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金宇彬先生,从观察来看他是不善于接受和表露情感的那一种类型,但并不排除他十分受用伴侣的控制欲和紧张情绪的可能性。


“下一个问题,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七年。”

“八年。”

异口异声的答案。

柳信宰先生赶忙转头看向了自己的伴侣,他脸上那种有钱人的优雅面具以肉眼可见的噼里啪啦的裂开了。

“那就是相识八年,结婚七年。”

“是的,正如您所见,如果按照相识的年份来算的话,我们已经跨过了可以称之为七年之痒的阶段。”

“我们当然已经跨过了这个阶段,我们寻求婚姻咨询的原因不就是朝着七十年乃至八十年的方向努力吗?”

“德华,也就是我们的侄子,给我了许多有关于婚姻经营的书籍,我发现许多来进行婚姻咨询的伴侣往往是由于'七年之痒'这个原因,但是,诚如他说的,”金宇彬先生指了指他的伴侣,“我们前来是为了向七十乃至八十年的婚姻努力,而且我们已经跨过了相识的第七个年头。”这回是金宇彬先生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他对于自己所得出来的结论相当有自信且满意,他微微抬了抬下巴,似乎是在寻求某种赞扬。

“的确……”我写着诊断资料,心不在焉地应答着,“你们来我这是为了巩固不是吗?”

“正是如此。”


金宇彬先生似乎看了太多有关于婚姻方面的不确切的书籍,而且他对于任何即将在婚姻里出现的问题都太如临大敌了,以至于到了听到那些字眼都需要纠正的地步,而柳信宰先生,鉴于他一进门就事先强调婚姻不存在任何状况的事实,我不禁遗憾的认为,他们的婚姻的的确确存在着问题,尽管他们两人都以八十年为目标,但这种太过确切的规划反而不利于婚姻的走向,或许因为某些隐秘的原因,他们越来越对维持这段婚姻信心不足,而不断进行自我催眠,而这信心不足的原因并非来自于对方,恰恰是由于自己。


“如果现在为婚姻状态打分,一到十,是多少分?”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的'评级方法'一是'非常好'还是'非常不好'?”

“非常不好。”

“那八分吧……我猜。”

“什么?!为什么不是十分?”柳信宰先生看起来完完全全受伤了。

“你控制我喝酸奶的数量,不让我看晚间剧场,嫌弃我的穿衣品味,更重要的是一开始你在我的沙拉碟里到辣椒粉。”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喝酸奶太多不利于肠胃,我只是质疑过你的工作套装,还有晚间剧场……你如果看晚间剧场的话就会到十二点了,而且你有早班!”

“可是你也并没有要我早睡啊。”

“那是……”柳信宰先生突然噤声了,他似乎预料到了房子里还有一个我的存在,他声音低了下去,投给我一个眼神。

饱含着把眼睛戳瞎,把耳朵堵上,直接滚出这间办公室的意味。

但是真是抱歉了,这是我的办公室。


因为某些生活习惯上的小问题而争吵,但并不是什么坏事,争吵意味着相互在乎。


“那好吧……十分。”出乎意料的,金宇彬先生修正了自己先前的答案,他的耳朵染上了鲜艳的玫瑰色,我不禁怀疑在我写下诊断材料的时候是否发生了什么。

“那么……你们的做爱频率是?”

“我有点儿搞不懂您的意思了。”金宇彬先生睁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我,好像我刚才说了一连串没办法理解的咒语一样,他的脸完全涨红了,这在他过分苍白的脸庞上尤为明显。

“这也是十分制?我觉得这就不太准确了,正常来说‘一’不代表没有,‘零’才是……”柳信宰先生的语速突然加快了,他听起来不是很高兴。

这种不高兴来源于他认为金宇彬先生被冒犯了,与他攻击性语气不相符的是他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金宇彬先生搭在椅子扶手上露出的半截手腕以示安抚。

“并非恶意,这只是例行询问,以便对你们的婚姻状态做一个全方位的评估。就说说这个星期吧。”

“我们的婚姻状态没有任何问题!”柳信宰先生看起来有点儿被激怒了,他站起来,似乎想要起身过来揍我。

柳信宰先生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难以置信,以他这种成功精英的装扮来看,他怎么也该是个老奸巨猾的商人那样,我猜他偶尔会有点抑郁症的症状,在这次咨询结束之后我会为他介绍一位治疗抑郁症的权威人士。

“喂!”金宇彬先生叫住了他,用眼神示意柳信宰先生坐下,柳先生发出一个轻蔑的鼻音,但是并没有再说什么。

“他有点儿社会经验不足,”金宇彬先生这么解释着,继续低着头计算次数。

“嗯……刚才其实提到过了,他时常强迫我错过夜间肥皂剧,不过鉴于我时常加班,所以也并不是每天,但是如果包括不在床上的那些……。”

“不需要细节,我已经大体了解了。”


谈到私人话题的时候,金宇彬先生似乎需要做长久的思想建设,正如我预料的差不多,他不是愿意分享感情的类型,但由于他严谨的性格,即使感到难以开口他还是给予了诚恳的答复,而且他似乎并未错过电视剧而感到遗憾,因为如果我不及时打断的话,他似乎愿意更进一步的透露细节。而柳信宰先生,他的控制欲是唯一与他的衣服价格相匹配的,他讨厌被冒犯,我更加坚信柳信宰先生需要接受抑郁症的防范治疗。


写下了初步诊断结果,我抬头想要确定他们下一次的咨询时间。

非常不巧的是,我看见柳信宰先生正侧身飞快地亲吻金宇彬先生的面颊。

TBC

黑体加粗是医生的手札

医生的样貌请脑补金秘书










评论(23)

热度(330)

  1. 我是念慈君今天不读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