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鬼怪×使者】Mr.Reaper&Mr.Goblin(二)

短小的一更

祝食用愉快


(二)

七年前 某安全屋内 结婚一月前 金信方面

“劳烦您开一下金口,向我解释一下这都是什么?”池恩倬费力的从大大小小的快递纸箱中突出重围,找到了淹没其中的金信。

金信此刻正瘫坐在地板上,腿上搭着好几本色彩鲜艳的书。

“我在……做一些功课。”

“我从没想过有什么领域是你没涉及的。”池恩倬嗤笑了一声,目光转到了摊开的书页上。

完美色拉色彩搭配、美味色拉大全、沙拉花园……

“你下一个掩藏身份是厨师?”

“不是……实际上,”又来了,池恩倬心里想着,那种金信独有的,饱含着“你这种年纪轻轻,没有体会过成人色彩斑斓的世界的幼稚少女”意味的,大发慈悲的笑容又出现了,“我在为新婚生活做准备。看到了吗?我买的家庭组装式酸奶机,新鲜生产,一步到位。”男人志得意满的拍了拍身后的纸箱。

“现在快离开,别忘了今晚你有任务,别在我面前晃悠。”金信这么说的时候目光早已黏着在那本食谱上面了,他连头都没费心抬一下,做着驱赶的手势。

“我才不走,除非你解释清楚,你刚才的的确确说了新婚这两个字。”少女把肩上的书包“砰”的扔到地板上。

“你看不出来吗,恩倬,”是柳德华,他是这个团队里的情报网,“叔叔他完全深陷进爱的漩涡了,那漩涡就像是黏稠的麦芽糖浆,缚住了叔叔的手脚和心脏。”

“我不敢相信你是怎么说服别人嫁给一个杀手,那人是有什么被虐倾向吗?”

“我是一家公司的社长。”金信这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

“柳信宰,iloom家居?你根本对这些一窍不通。”

“不劳费心,我已经学过不少了。”

“说真的,”池恩倬泄下气来,她抽走金信手中的书本,按住金信的肩膀,“你真的要说清楚了,柳信宰……社长?”

七年前 某房房顶 结婚一月前 王黎方面

“您说您要结婚了,前辈?”黑发青年试图从王黎脸上瞅出一丁点开玩笑的痕迹,但是没有,实际上他从王黎的脸上是任何情绪都瞧不出来的。

作为一名职业杀手,青年是很为自己的组织骄傲的,完成任务率百分之百的,具有相当严密管理机制的杀手组织,而自己的前辈更是个中翘楚。

“是的,我会发请帖给你们,不用担心。”王黎的语调平平,但不代表他不紧张,他自己知道,他的心率每分钟要比平时快了15次,而且实际上他口中的酸奶早已被喝的见底,而他却无法克制住自己啃咬吸管的烂毛病。

“您知道,”他的后辈又开口了,“这不是请帖不请帖的问题,城北洞的那位据说是希望和自己的爱人私奔结果收到了上面狠狠的惩处呢。”

“我也不是没有思想准备,”王黎这么开口说着,“我现在不过是个小小的的公务员罢了,金宇彬这个名字,不错吧?”

“不错是不错……不对啊,前辈我们不是在谈名字的事啊?”黑发青年一脸没办法的样子,“所以说,前辈你的结婚对象到底是谁啊?”

“就是一个……特别讨人厌的家伙。”

完全不是。后辈心里这么想着,在说着“讨人厌家伙”的同时,他看着王黎微微翘起的嘴角,百年难遇啊百年难遇,不管怎样,他悄咪咪地掏出手机,拍照留念一下吧。

TBC

评论(6)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