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鬼怪×使者】Mr.Reaper&Mr.Goblin(三)

很高兴收到了很多朋友们的喜欢

无以为报,只有更文

祝食用愉快

(三)

他的手掌触到一片潮湿而又温暖的东西。

是血,他意识到。

这血是哪来的呢?实际上,连这是哪他都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的视线下移,一个男人倒在他面前。这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他胸前被大片的血液浸透了,衣服的颜色由此变得更暗。

温度从这具身体上流逝,它正逐渐变的冰冷,但是血迹并未干涸,它们仍是黏稠的。

他感受到了手上的重量,是他熟悉的重量,他正握着枪。

然后他看清了这具尸体的面容——

他感到极速地下坠。

家。咨询的第二天早上

金信是惊醒的。

他急促的喘着气,好像一尾脱水的鱼,但是他现在和被甩上岸的鱼没什么不同。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汗水浸湿了他。

他立刻转头看向身边,发现自己的伴侣还好端端地躺在床上,纤长的睫毛在他的脸颊上投下一块儿小小的可爱的阴影。


于是金信凑过去,亲吻他丈夫的睫毛,感受它们在他嘴唇之下细密的跳动。

“你怎么了?”王黎醒了过来,他看起来睡的很饱,只是不大清醒,嘴唇无意识的嘟着,像是在寻求一个亲吻。

“嘿……你这是在哭吗?”金信听到他丈夫的声音紧张了起来。

哭?金信感到有点儿奇异,他从不哭,他经历过很多死亡都带给不了他悲伤,除了……

他伸手抚摸了一下脸颊,摸到了潮湿而又温暖的东西。

是他自己的眼泪,而且它们还没有停下,它们似乎突然有了自己的意愿,开始越积攒越多,满溢出眼眶留下。

“我感觉有点儿不舒服。我去冲个澡。”金信撂下了这么一句,躲进了浴室里。

那个梦……金信绝望地想着,一股反胃立时拥了上来,好像有一双手伸进他的腹部,正不断搅动着他的内脏,即使是任何一个回忆梦境的念头都让他感到难捱的疼痛。或者是任何一个有关于他伴侣会死亡的念头,都让他感到疼痛。

但金信知道这是可能的,他不是什么柳信宰,家居公司的社长,而是个危险分子,十恶不赦的坏蛋,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不知道那个梦意味着什么,但无论是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伴侣所应该承受的,王黎和他待在一起会有危险。

而那个危险源就是自己。

金信打开水龙头,冷水顺着淋浴喷头倾盆而下,他冻得哆嗦了起来,但这些冰冷都不及要失去自己的伴侣而让他感到更冰冷,那就像是往他的肚子里硬生生的塞不会融化的巨大的冰块,直到噎住他的嗓子眼。


金信走进厨房的时候,王黎正在做一人份的沙拉。无论过了多少年,他们在一些生活作息上总是得不到妥协,并且时常为那些小问题而吵得不可开交。

“你还好吗?今天有工作吗?”宇彬问他,他正端着那盆自制的特大份沙拉,嘴被美味的食物塞满了,他的腮帮子鼓着,像是某种啮齿动物。

十分可爱。而他的眼里充满了担忧。

“是的……我必须去谈一桩生意。”金信这么说着,他受不了伴侣探询的目光,于是率先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啊……那我大概也会晚点儿回来,最近有不少案子要归档了。”宇彬沉默了一会儿这么说着,他听起来有点儿失落,金信想要安抚他,但不是现在,他还有更要紧的事儿去做。

“嗯……那你就,”头一次的,金信不知道该如何的进行告别,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今天这一天都不想告别,然后和对方黏在一块儿,“注意安全。”


金医生的诊疗室,只有金信


  金信先生已经在我对面表情凝重的坐了快两个小时了,他看起来满腹心事且充满防备。我确定我的诊疗室里绝对安全,他和第一次与他丈夫一起来的时候状态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尽管他的穿着依旧完美的无可挑剔,但从他眼部的乌青来看,他的睡眠质量并不能让人感到满意,如果上次会面只能被归于紧张的范畴的话,那这次差不多就应该算作是大难临头了。


  “柳信宰先生,你今天想谈点儿什么?”


  金信坐在诊疗室的皮质沙发上感到非常不自在,根本没有什么生意要谈,他只是要进行单独的咨询。身边没有宇彬的陪伴令他感到恐慌,但是他只能到这儿来寻求帮助,有关于那个梦境以及他们的婚姻,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进行拯救,尽管付出了向自己丈夫撒谎的代价,但实际上,一切都太迟了,这本来就是建立在一段又一段谎言上的关系,他已经在错误的路途上走的太远了,可他并不想修正自己的道路,离开自己的伴侣是没办法想象的。


  他不敢想象宇彬知道了真相后会怎么做,天杀的,他是个杀手,而宇彬在警署工作,最最重要的是,他可能一枪不小心崩了他的丈夫,这件事唯一转圜的余地大概就是自己在伤害宇彬之前先直接了结了自己。


  “所以那个梦?”金医生用笔杆敲着桌子试图引起金信的注意,他其实挺不可思议金信露出那样的表情的,那种自我厌弃的神情,感觉像是时刻可以用手掐上自己的喉咙。

“我……害怕失去他,我无法忍受这个,而且最无法承受的是……我可能伤害他。”金信试着完整地说出这句话,但他做不到,每吐出一个音节就好像有人拿刀子划拉他的喉咙,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这双手上已经沾满太多鲜血了,然而有一天它们很可能……男人闭上眼颤抖着。


  我很高兴金信先生终于愿意向我吐露他的感情,至少说明他还信任我,认可我的能力,我一度认为他会当我是个收大价钱的江湖骗子。长时间的梦境毫无疑问会带来巨大的损伤,梦境所投射出的正是金信先生所最最担心的问题,但实际上一切的症结所在就是他们不愿坦白两人之间的秘密。


  “我看得出你们非常恩爱。”


  “你根本不明白我可能会做出什么事。”金信低吼着说出这句话,他觉得梦境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历历在目的,或许他在前世还是什么时候真的做过那件事,用枪让自己的珍视之人开膛破肚,眼瞅着他的生命在他的跟前消逝。懊恼、愤怒与内疚攫的他更紧了,狠狠地绞着他的胃。


  “也许这意味着你该坦诚。”


  “不行。”金信回答的非常坚决,“这个绝对不行。”


  他不能离开自己的伴侣,也不想把自己的丈夫置于任何危险的境地,而且出于某种隐秘的渴望,只有一点儿,一丁点儿,他觉得只有自己的身边才是最为安全的,毕竟他有力量可以守护。他宁可一直瞒着宇彬让他相信他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也不能让他发现他在床板下藏着的一排贝雷特。

金信明白了,对于他来讲事情已经陷入死局。

TBC

————————————————————————

  更文之后唠唠感想,本来只想简单的抒发下心得,没想到最后删了改,改了删,最后竟然打了一长串的话。结局让我既难过又开心。撇开所有的槽点不去讲,鬼怪的编剧、导演、演员以及超赞的配乐,都尽他们的努力让这个剧集变得精彩而且相对完整。我吃死鬼cp,同时也喜爱其中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角色都是那么的好,都是那么的值得被人所爱,但令我难过的是,真正幸福的时光实在是太短暂了,在经历了那么多伤心之后,最后的结局只撒那么一点点糖,完全令人无法接受。十四集之前每个人被困在前世的过往中无法脱身,十四集之后当鬼怪拼尽全力从被神遗弃之所归来之后,遇见的是忘记他的众人。恩倬,作为一开始就不应该降生于世的,没有未来的人,她的人生一直无法被鬼怪所窥测,但其实她的未来一直是在她自己手里紧握着的,她是那个回应了命运的提问,并一直在寻求答案的人。金信和使者曾一同拯救了她那么多次,但这次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来得及,她以守护孩子们性命的方式迎来了这一个人生的结束,而鬼怪就这么的成了一个鳏夫(划掉)。最后虽然只有两集,但实际上时光的跨度相当大,很多人抱怨死鬼的糖不够,但是说真的这毕竟是一个正常向的电视剧,bromance在其中作为亮点,已经很令我感到心动了。因为剧集长度的限制,有些内容电视剧表现不出来,但是几十年并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鬼怪和使者两个人,一个有爱人却不能见,另一个又是不得见,这两位互相陪伴着住在别墅里实在是想想就……恨不得让我分分钟想报复社会。

每个角色都那么的好,为什么最后还是得不到幸福呢?

但是令我开心的就是,尽管在官方这个剧画上了句号,但最后还是给了很多令人遐想的空间。官方做不到的事,由同人来做,官方发不了的糖又同人来撒,这不正是同人所存在的意义吗?

无论如何我相信转世之后的各位总会再相见的。

看到这儿的实在是太感谢了 感觉比更得文还要长 最后分享这首诗 希望每个人都能为世界所爱


尽管这样,你得没得到 

一生中想得到的? 

我得到了 

你要的又是什么? 

称自己为爱人,和感到 

被这个世界爱过    《晚到的断想》




 


评论(1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