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读书

意难平

【尼吉】甜蜜恋人(一发完)

其实是群里chocolate,strawberry,Valentine's day的主题文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BGM:《I'd dance with you》(不会加超链接,但是特好听,ball ball 你们听听)


(1)

一开始听到关于对尼诺的描述,实际上是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

版本一来自萝塔,“是一个相当绅士的人呢!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脖子上挂着看起来很高级的相机,这一个星期以来总是坐在窗边的位置,站起来的时候有那——么高!”小姑娘踮起脚来伸直了手臂兴奋的比划比划,脸颊上染着玫瑰色的红晕,“要比哥哥还要帅!当然只有一丢丢啦,小指指甲盖那么一点儿。”

吉恩没搭理她,在纸上设计着下一季新出甜品的裱花样式,妹妹大了就有这么一点儿不好,大概是自己的哥哥看了十几年早就厌烦了,再也不是什么心目中的第一帅哥了。

如果有一天,吉恩想,萝塔说雷尔也比自己帅的话,他大概也能够见怪不怪吧。当然了,他可能会去踢雷尔的屁股。

版本二正是来自雷尔的,他是店里不安分的收银员,对吉恩抱有莫名敌意,或者说他对每天出现在店里的男士都会抱有莫名的敌意,而且吉恩毫不怀疑雷尔可能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把他的脑袋摁进奶油里的契机,吉恩看他的眼神就知道。

雷尔的版本要比萝塔简明扼要多了,但也带有更多的负面色彩,“就是那个带墨镜的怪人,刺猬头,鬼鬼祟祟的坐在窗户前,多半是个stalker。”

吉恩叹息了一声,他站起来,拎着雷尔的衣领把他拖到收银台前,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进了料理室。再出来的时候,他手上托了一份黑森林蛋糕。

“请慢用。”他把蛋糕放在窗边的桌子上,盘子和餐桌碰撞发出的叮铛声打扰了那位顾客的注意力。

“抱歉——但是我好像没点这个?”那位顾客礼貌的说,手指停止了在键盘上的敲击,他的视线从也电脑屏幕转移到了吉恩的身上,一般情况下,吉恩不喜欢被人打量,可是这个男人的眼神令他感到安心,就好像被温暖的潮汐包围,被推着静静向前——不好意思,刚才那部分并不存在,是他从某个浪漫小说里读来的句子,他压根没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神,因为他正带着墨镜。

高领衫,墨镜,刺猬头,窗边的位置,这么一瞧的话,雷尔的描述还是非常准确且具有高度概括性的话,如果他不总是那么想当然的自我发挥,他搞不好是个天才。

河童头也是有点儿眼力价儿的。

“今日赠送——听说你常常光顾店里的生意,不过如果你执意付钱的话,也可以。”

“哈哈哈哈哈。”男人大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多了不得的笑话,几乎到了要捂住肚子的地步,他的声音相当低沉富有磁性,从胸腔发出来的,有点儿像是海浪拍击岩石的声响。

吉恩看着他抖动的肩头和不断弯下去的身子,准备转身离开。怪人一个,吉恩想,雷尔又说对了一项。

“请等一下。”那个男人突然开口,听上去已经平静下来了,“我叫尼诺。”

吉恩转头看着他,尼诺已经把墨镜摘下来了,是湖蓝色的眼睛,让他感觉到好像被温暖的潮汐包围,被推着静静向前,这回是真的。

萝塔,终于有一项说的不错,他确实是个非常帅气的家伙。


(2)

“所以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咯?老板加甜品师?”尼诺看向眼前的金发青年,装作在把玩着手里的墨镜,漫不经心的问着这个问题,他的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耀眼异常,皮肤也相当白皙,脸上也总挂着一副闲散的神态,那双蔚蓝的眼眸却是如此明亮又澄澈。

“没错。”吉恩如实作答,“那你……”

“我就是个撰稿人,准确的说,是美食撰稿人,在杂志供职,搜寻全多瓦最好吃的甜品店。”

“是吗……那你觉得我做的怎么样?”吉恩扯出了一个极微小的笑容,但他的嗓音却染上了没办法忽视的期待。

“这个嘛……”尼诺慢慢说到,他低头瞅着吉恩刚才送给他的黑森林蛋糕——被切成了完美的三角形,巧克力碎片错落有致的附着在其上,还有半颗草莓和一小撮新鲜奶油的点缀,看起来赏心悦目极了,被剖开的那颗草莓新鲜的不行,果肉泛着诱人的白色。尼诺拿叉子轻轻切下蛋糕的尖部——说实话,他有点儿舍不得,然后放在了口中。巧克力融化在了他的味蕾。

“好极了!事实上,我敢打包票全多瓦也找不出第二家和你这儿一样好的店了,你知道,我几乎从不踏进一家店第二次。”

“谢谢!”吉恩的回答满是真诚,他美好的,尤如天使般的面庞被喜悦点亮了,他看起来是真的高兴,虽然没有把嘴巴咧到耳朵根那么夸张,但尼诺能感受到青年从骨头里外泛的快乐,当一个人如此高兴的时候你是无法感受不到的,正如你无法让太阳不再照耀。

尼诺发现自己愿意让那个被点亮的表情一直留在吉恩的脸上。


“他怎么样?”在今天快打烊的时候雷尔靠着门边问他。“谁?”吉恩如梦初醒。

“就是那个刺猬头。”雷尔说。“你今天一整天都变得很恶心。”

“我以为你一直有反胃的感觉。”吉恩不咸不淡地说道,“还有,我有点儿怀疑你应该不是很了解刺猬到底长什么样。”

“啧。”雷尔发出一声轻蔑的气音,吉恩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好的脾气了,有谁还能够忍受如此不尊重老板的雇员呢?

“就是这种微笑,别以为我没看到,这种恶心的神情。”

“我看你大概是想减薪了,雷尔先生。”吉恩故意绷紧了自己的声音,把自己的下巴也收的更紧些,他今天确实有点儿管不住自己的脸部肌肉,他的嘴角似乎总想上扬。

“他对甜品造诣颇深。”吉恩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像是解释的意味。

“他绝对是个stalker。”雷尔说,“别怪我没警告你。”然后他就匆匆抓上自己的鸭舌帽跑走了。

“谢谢你别扭的关心!”吉恩对着空气喊到,开始吹起了口哨。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尼诺又出现了,他还是坐在那个固定的位置,要了一份草莓华夫饼。

当吉恩为他上甜点的时候,尼诺叫住了他。

“我想问……”青年开口了,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了下,“你晚上是否有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吉恩觉得他的语速要比昨天快个1.5倍。“我是说,”还没等吉恩开口,尼诺又飞快地接上了话语,“我想为你准备一份谢礼……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毕竟我们才认识嗯……一天半?你可以随时拒绝,拒绝,完全不必顾及我的感受。”

“我……”吉恩说到,他看见尼诺好像突然瑟缩了一下,他的肩膀收紧了些,更有意思的是,他的头发好像也耷拉了下来,变得不那么有光泽,简直像是什么等待吸收养分的植物,实在太神奇了。

“为了什么呢?”吉恩决定这么问到。

“为了……当然是为了甜点,作为你每天为我提供这么好吃甜点的回报。”尼诺已经随时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

“可以啊,”他听到吉恩允诺的声音,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天使的歌唱。

“我们在哪见面呢?”吉恩说,“我可能要到晚上才打烊。”

“没事,”尼诺回答道,“我就在这儿等你。边办公边等。”他指了指自己的电脑。

“那行吧。”吉恩回答道,“为了甜点。”

“为了甜点。”

当然是为了甜点了,吉恩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3)

尼诺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电脑的页面上,他的眼珠好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了,一直想往柜台后面瞧,他装作喝咖啡的样子,试图让杯子挡住自己的视线,偷偷朝吉恩那边瞟去。托店面装修的福,柜台后的料理室是一扇透明的玻璃,为了让食客安心,而特意展现出制作甜点的流程,吉恩专注的样子迷人极了,他额前的碎发在空气中划出美丽的弧度。

当吉恩转向这边的时候,尼诺马上装成了认真工作的模样。

打烊的时候确实已经很晚了,吉恩匆忙的收拾了一下料理台,主要是他今天有点儿心不在焉,工作效率也慢了不少,他总是止不住的去瞧窗边的尼诺。

不过实在可惜,尼诺似乎对自己的工作太入迷了,一点儿也没朝吉恩的方向瞧。

“让你久等了。”吉恩说到,他换上了长款的风衣,让他看起来更加纤瘦。

“并没有。”尼诺收起了自己的电脑,他一个字儿也没在上面敲。

巴登不是一个夜生活十分丰富的区,一般情况下,店铺到这个点儿差不多都关门了,但今天好像有所例外,街上的花店仍亮着灯,吉恩借着光线看见店前的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仅剩一天,情人节新品种。”

已经情人节了吗,吉恩暗自想着,凛冬原来已经过去很久了。

然后发生了一件怪事。

他发现花店老板在朝这边瞧,准确的说,是在朝尼诺瞧,尼诺也发现了,他在吉恩身边绷紧了肌肉,想要尽力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老板正在看你。”吉恩说到。

尼诺微微颔首作为回应,老大的不情愿。

“先生!记得明天来取您订的……”“我想您是认错人了!”尼诺突然大声的打断到,超级大声,吉恩几乎都下了一跳,好像已经有居民拉开窗帘朝外看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尼诺继续说道,声音稍微小了些,可是两个人之间根本不需要这么高分贝的交谈。

吉恩一头雾水地跟着尼诺往前走。


尼诺的公寓不大,而且很整洁,实际上整洁的有点儿过分了,几乎像是根本没人在这儿住过。

“希望你不会觉得太空旷了,”尼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这几年我几乎都在外东奔西跑。”

“随便坐,我给你弄点儿喝的。”尼诺说,“想喝什么?”

“嗯……热巧克力?”吉恩回答到。

尼诺没再回应了,他听着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榨汁机嗡嗡作响,实在神奇,他以为尼诺不怎么会料理。

尼诺再出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两杯饮料。一杯热巧克力,还有一杯粉红色的……果汁?

“全都是你的。”尼诺说,“热巧克力和草莓龙舌兰,我虽然不怎么会做饭,但调酒技术是一流的。”

吉恩有点儿被那杯液体迷住了,真的神奇,虽然它远看上去是粉红色的,其实不尽然,它是如此的富有层次,包罗万象,正如尼诺其人,当你以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他立马就为你呈现了另一面。

吉恩此前鲜少喝酒,可他决定一试。

他轻轻啜了一口,草莓的甜蜜,盐的清咸以及柠檬的酸涩混着龙舌兰的热辣如同火球一般从他的舌尖顺着喉咙一路燃烧,这是吉恩从来不曾体会过的。

“咳咳。”他还是呛咳了起来。

“你还好吗?”尼诺问他,看上去比自己还要紧张。

“非常好喝,但我可能还不大习惯。”

“你几乎不喝酒?”尼诺问他。

“算是吧。”

“那喝点儿热巧克力吧,可以舒服点儿,真抱歉我不知道你……”

“别说了,尼诺。”吉恩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热巧克力也很不错。

饮料变成了一人一杯。

尼诺只打开了落地灯,房间里暖气也很足,吉恩觉得放松极了,他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尼诺看起来该死的英俊。

一切发生的如此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就好像你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一样自然,好像这是在某个罗曼蒂克的剧本里写道的那样——他和尼诺开始接吻。

他们之间的那点儿空间不知道是谁消弭的,或许就是空间自己,这听上去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是尼诺就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你真不可思议,吉恩。”尼诺喃喃的说,他从不知道草莓和巧克力的味道可以缠绵到如此地步,他探索着吉恩的口腔,那里温暖极了,巧克力的香醇混合着草莓的清冽,或许这正是吉恩原本的味道。

尼诺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


(4)

吉恩起床的时候有点儿茫了,他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痛的厉害,他从床尾捡来自己的衣服,尼诺不在床上。他瞟了一眼闹钟,早上八点。

该死的,已经迟了开门时间了。

昨晚……他回忆着,当尼诺进入他的时候……他想不下去了,重新躺回去把头埋在枕头里,像只大鸵鸟一样,可是仍有零星的片段自顾自的闯进他的脑海,他觉得自己有点儿蠢,可还是抑制不住地微笑了起来。

他决定下床去找尼诺。

他没找到尼诺,只找到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餐还有一张便条。

“早安!吉恩。杂志社临时有点儿事,早餐我已经做好了,就是便利店里加热的食物,希望别糟践了你的舌头 ;-)”吉恩抚摸了一下便条最后的颜文字,然后咬了一口夹蛋的三明治。

相当美味,他敢打包票不是便利店里加热的食物。


“你迟到了。”当他踏进面包店的一刹那就听见河童头那么说。

“抱歉。”吉恩听起来一点儿也没有道歉的意思。

“你……等等,那是什么?!”雷尔睁大了眼睛,“我真不敢相信,是那个stalker对吧?”

吉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似乎有块儿皮肤有点儿发肿,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了是什么。

“没你的事!”吉恩有点儿心虚了,马上躲进了料理室。


尼诺今天没来。

当吉恩送走最后一桌顾客的时候,也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吉恩觉得自己应该给尼诺打个电话什么的,然后陡然想起自己没有尼诺的电话号码。

突然,一个想法击中了他,就像是有人把石子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胃上。

昨晚的花店老板并没认错人。

他让尼诺别忘了取花。

今天,他伸手按亮了手机屏幕,2月14日,电子日历上那么写着,吉恩盯着手机好一会儿,直到手机的屏幕暗了下去。

“咚咚咚”有人在敲他的玻璃门。

是尼诺。他今天看起来——非常棒,他每天都很棒,但今晚尤为的好。他穿着非常合身的黑色西装,怀里抱着一大捧的玫瑰花。

“还能做甜点吗?”

“你这是要去告白吗?”他俩同时问到。

“显而易见。”尼诺回答道,吉恩觉得自己此刻像个傻子。

“我看起来如何?”尼诺问到,决口不提昨晚和今早的事,他就像是突然该换了人格,吉恩不禁担心他被外星人洗脑了。

“别怪我没警告你——”雷尔的话在他的耳边想起,令他如鲠在喉。

“尚可。”吉恩干巴巴的评价到,实际上当尼诺穿这身在谁面前的时候,告白的成功率绝对是百分之百的,他是如此——魅力非凡。

“只拿花的话,有点儿太俗了。”尼诺说到,“我想带走一份甜点儿,你做得最棒了。”

“好啊,”吉恩说,“外头等着吧。”

“你能先出来一下吗?”尼诺问他。

哈。吉恩伸手拿着裱花器出来,他打定主意如果尼诺再敢提一个要求,他就让奶油糊他一脸。

“吉恩……”尼诺说,“你愿意跟我走吗?”

“噗——”

“尼诺!”吉恩大喊了出来,他丢掉了裱花器,手忙脚乱的开始擦尼诺脸上的奶油,但简直越抹越乱。

“对不起——唔……”尼诺堵上了他的嘴。

又一个吻,这次是鲜奶油味儿的。

“真抱歉把你也搞得一团糟了。”尼诺说到,他的笑意被无限放大了。

“情人节快乐。”


END


评论(8)

热度(215)